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:禁收学生安全管理费,要求各地清查已出台的教育收费文件,全额退还违规收取的费用。(6月3日《羊城晚报》)

  在校园安保升级之初,就有论者担心学校和幼儿园借机乱收费。果不其然,兰州一幼儿园就收取了每人每学期125元的安保费,而且是由物价局“背书”的。现在,发改委发文制止违规事件的扩大,来得及时,也给那些意欲效仿者以当头棒喝。然则,禁收安保费之后,大家关心的重点依然是校园安保。

  当初,在安保升级时,同是校园,却不同命。5月20日本报的《广东新闻》版作了一个调查发现,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地方,政府出资,改建传达室,请保安,购器械,搞演习;但在经济处境稍差一些的地方,只能“土法”自卫,锄头镇守,哨子报警;最不堪的是贫困地区的小学和家庭式幼儿园,连个铁门都没钱装,奢谈什么请保安买设备?被视为经济发达的广东尚且如此,经济落后的内地省份呢,情况怕是更坏了。因而也有人提出,校园安保升级别忘了民办学校和幼儿园,别忘了落后地区。

  在校园安保升级有条件要上、无条件也要上的要求面前,那些没有“阿爷”睇数的学校和幼儿园,临时收取一定的安保费用请两个保安买几条钢叉,虽然于法无据,但于情于理却未必全出于牟利之心,多少有些无奈。这种权宜之计,对校园的长期安全无助,但可暂时安抚人心。而发改委的通知,在结束收费乱状的同时,也可能让那些条件本来不济的校园安保条件回归原来:将钱退了,也将保安辞了。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。因而,笔者认为,在清理安保费之后,安保升级投入从何“找米下锅”是一个现实难题,亟须化解。

  从道义上说,每一个校园都应该成为安全堡垒,让孩子享受着基本的安全。学生的安全是一种权利,但任何权利的实现都是有成本的,在政府提供的公共资源没有到达的地方和校园,要么通过自筹资金等方式(有时演变成“乱收费”)来自保,要么就可能会让孩子的安全悬着。而这种安排,是权变还是乱象,请有关部门明察。如果乱收费的学校和幼儿园恰恰就是公共资源的弃儿属实,则请政府部门在清理乱收费之后加紧补位。因为,每一个孩子的生命安全都是同等重要的,每一个家长的心都是一样焦急的。在生命安全面前,公共资源应该惠及每一所校园每一个孩子。